纯娱乐节目为何引起受众反感


 发布时间:2021-02-26 17:02:40

而能将明星直播做成“微综艺”的那非香飘飘莫属。近日,香飘飘新推出的“下午茶”系列直播活动,以明星直播为主体,以常态化直播的形式,实现“直播微综艺”的效果。目前,香飘飘携手“星座女神”莫小棋与“国民妹妹”南笙的两场“下午茶”直播活动,观看量达到数百万,总曝光量高达两千万以上。场景互

不管是共有消费群、互补的产品,还是渠道合作,品牌双方一定是最契合的一对,才能实现传播与分享的双赢局面。1月6日下午,香飘飘携手“国民妹妹”南笙在途家做了一场直播。在直播中,通过南笙以谈起新年旅行计划、分享旅行经验等方式,巧妙的将途家的广告植入到直播中,并且时不时的将香飘飘“小饿小困”的概念与途家“旅途中的家”的理念相融合,实现品牌的捆绑植入,开创了品牌跨界联动直播营销的先河。香飘飘作为奶茶行业的领导品牌,瞄准的是一批80、90后,他们看中的快消体验,更注重享受,热爱自由,对生活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而这与途家的受众群体不谋而合。

谁在唱地域分布 “东北好声音” 形成“关系网”从姚贝娜、金润吉到叶玮庭、侯磊,再到李秋泽、綦光高毅,本届好声音东北学员扎堆出场,再一次被网友调侃为“东北好声音”。在第一季“好声音”的阵容中,近四分之一是“东北人”,且“学院派”偏多,比如吴莫愁、张玮、张赫宣、李代沫等人都来自沈阳音乐学院,而金志文、权振东、梁博等人则出自吉林艺术学院。这也形成了一张“关系网”,今年就有三位学员与上一季好声音学员“关系匪浅”,如凭借《无法逃脱》进入汪峰组的高扬就是梁博的好朋友,来自沈阳的萱萱则与吴莫愁是一个寝室的好姐妹。

在和市场无限贴近的娱乐圈,确定什么是“头条”的规则有些奇葩,比如悄悄离婚的明星比早就关系破裂的明星离婚更容易上头条。其实这又和另外一个概念相关,那就是公共话题效应。什么样的话题算是公共话题,以什么标准来进行判定?是靠人为的经验还是透明的数据?在传统媒体时代,判定这一切的,完全只取决于一个角色——编辑。众所周知,传统媒体的版面资源是有限的,编辑需要在每日发生的众多事件中,通过编辑部制定的评判规则和流程,来进行头条新闻的遴选,然后再通过排版的手段,将编辑部认为最重要的新闻放到版面上最重要的位置,这就成了“头条”。

继吴青峰、王力宏之后,陈嘉桦(Ella)和贾轶男也将作为庾澄庆和汪峰的梦想导师出现在“好声音”的舞台上。今晚,第二季《中国好声音》正式进入导师考核赛,首先上演的将是那英组学员间的较量。说到那英在“好声音”的战绩,就不得不提到第一季总冠军梁博,这对来自东北的师徒携手问鼎巅峰。其实,第一季“好声音”最终进入四强的学员,除川妹子吉克隽逸,其他三人都来自东北。今年,“那张渔网”网罗的59名学员(含三个组合)中,也有多达17位东北人,占到了全部学员的近三成,“东北帮”将继续称霸“好声音”——本报独家数据分析“好声音”学员及受众的特点,为读者绘制出观赛图谱。

明星离婚抢了奥运的头条,这不是媒体传播的业绩,而是历史记载的一次传播丑闻。疯狂的刷屏与传播,以漫灌式的新闻供给方式,给受众造成的不只是趣味点的诱导与强加,也给受众造成了新闻热点的错觉:媒体如此疯传,此事必定重要。于是,一个明星正常的情感纠纷、家庭矛盾,在传播平台的推动下,成为全民扒拉隐私的狂欢盛宴。自媒体时代,很容易形成的悖论是,媒体不报,总会有人传;与其让个人在那儿传播,不如媒体抢先发声。而诸如明星个人隐私、情感纠纷之类的社会新闻,媒体真正获得的一手信息,与自媒体人一样相当有限。

形式精简后的脑洞团,提炼的却是脑洞更多的展开,作为观点代表上台后的脑洞团显然更具代表性和针对性,也成功贯彻了节目一直以来的主题:“不究对错,尊重每一个意见。”近年来,由于受众群体越来越趋向于年轻化,面向年轻观众的观点类、辩论类网综也就此兴起,而伴随着95后年轻受众群体的成长及其网络话语权的提高,作为一档由网友提供内容、网友组成嘉宾、网友产出数据的网络综艺,《你正常吗》真正做到成功抓取受众和用户痛点、从受众和用户的角度出发、明确节目定位,用行动让思维回归真实体验,这才是一档节目能够成功走下去的绝佳策略。

黄欣认为,综艺的受众与电视剧受众是可以相通的,并且综艺和电视剧绝对能够谋求协同。这点浙江卫视表现尤为突出。有着“综艺大台”之称的浙江卫视,首先通过《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爸爸回来了》及今年的《我看你有戏》及《一路上有你》等系列综艺节目吸纳了大量年轻观众群,从今年春季档开始,浙江卫视便在购剧和编排方面多角度考虑与综艺节目契合的剧目和受众。朱挺向记者分析,“春季恋歌三部曲”这样的都市情感主题剧的编播方式非常符合综艺受众,从内容上看《天使的城》中有李晨、马苏助阵,这些明星符合偶像剧的风格,同时具备《跑男》元素。随后播出的《想明白了再结婚》中的王丽坤也与《跑男》有重合度,而佟大为更是综艺界当红小生。“把同气质的三部剧以及一大堆大中小明星打包在一起,能够提升明星的利用率和档期安排,使得电视剧和综艺节目两个大领域形成互相支撑、互相拉动的协同效应。”2015年,各家卫视在“一剧两星”等多个政策下生存,也催生了卫视进行重新洗牌。谁具备“见招拆招”的能力,最先找到突围的方式,谁就能成为卫视霸主。(文/蘑菇伤)。

男家 台柱子 猪排

上一篇: 《小苹果》台湾走红 舞蹈老师:成多数客户指定歌曲

下一篇: 冯小刚谈拍《私人订制》原因:想让华谊赚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快乐网 版权所有 0.13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