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小刚新剧《神鹰反恐特战队》聚焦反恐武警(图)


 发布时间:2020-10-31 00:56:48

不过,从题材上看,大多都是玄幻、爱情等颇受90后、00后年轻观众喜爱的题材。这一次尤小刚导演的全新秘史大剧《乾隆秘史》,无论是从题材上,还是演员阵容上,都是标准的传统电视剧形式,它的“触网”,是一次大胆尝试,也是冒险。对于秘史剧“触网”的现象,尤小刚导演表示,“其实《乾隆秘史》既

而我们的不少国产剧,故事无厘头、脑残情节敢往上拿,不认真搞创作,文化含量很稀薄。广州日报:在早期的《康熙秘史》中,就用了韩国演员蔡琳,你觉得韩国演员和国内演员最大的不同在哪些地方?尤小刚:演员是个体。相对来说,韩国演员比较守规矩,这得益于他们的管理机制比较严格。举一个例子来说,韩国演员即使很大牌,在片场时,哪怕躺在那里休息,看到比他年长的人,他们都会马上站起来敬礼,很有教养。我们一些演员,在片场四仰八叉躺在那里,鼻孔朝上,目空一切,谁进来都看不见,以为自己很有派。

突然转道拍摄首部反恐剧,是秘史之路前景堪忧,还是结合当下热点临时改变思路?尤小刚:哪来的前景堪忧?秘史之路还会进行下去,明年就拍。这次决定拍摄《神鹰反恐特战队》,缘起于我和将军的一次聊天。这位将军在看《凯旋在子夜》播出时是连长,后来几个著名特战队都是他参与建立的,这中间有很多故事。我们谈到其实和平年代也要随时面对作战,而且要能打仗、打胜仗,他建议我可以拍拍特战队,我说如果写作战我就有兴趣,光拍演习我个人不感兴趣。

”篡改历史?东渡日本有史可查《杨贵妃秘史》最遭人诟病的就是杨贵妃并未魂归马嵬坡,而是在日本遣唐使的帮助下,逃到了日本,被不少人指篡改了历史。对于“篡改历史”说,尤小刚显然不愿认同,至少有白居易的《长恨歌》可证。“《长恨歌》是历史上描写杨贵妃和唐玄宗爱情的最为著名的传世名作,其中写道‘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很明显在马嵬坡上并未找到杨贵妃的遗体。”尤小刚说,翻开史料,有关杨贵妃东渡日本的说法由来已久。

应该说前期准备非常充分。”对于《杨贵妃秘史》,尤小刚很精心地筹备,他强调这部剧是一个文化工程,“唐代是中国封建时期文化最发达的时代,在这里形成了多民族文化。拍这部戏,不仅仅是着眼宫廷之间的斗争、故事,从另一个角度看,杨玉环是一个舞蹈家,而李隆基是一个音乐家,在电视剧中会展现唐朝的文化、音乐、舞蹈等,所以说这是一个文化工程。”解读“杨贵妃”绝对和以往的版本不一样尤小刚拍摄秘史系列,一向有自己独特的视角,也会在野史上大作文章,所以从来不缺乏看点。

“秘史系列”被迫中断 另起炉灶拍《大清宝典》蛰伏一年的“秘史专业户”尤小刚节后终于开工了,昨天接受记者专访透露,即将于下月开机的《大清宝典》瞄准清朝第一谜案,但却放弃了以“秘史”命名,“那么多人都用秘史,我暂时先不用了,还是说说乾隆年间无间道似的爱恨情仇吧。” 尤小刚强调,“这还是一部揭秘之作,它揭秘的是曹李两个名门望族变迁的历史真相,揭秘的是乾隆王权下大家族的毁灭命运,是历史不是戏说,是解读不是编造。

”尤小刚表示,2015年对于制作方和播出方的关键词都是“审时度势、量体裁衣”,“演员片酬居高不下,制作公司的出路就是找电视台买单。电视台说用谁就用谁。毕竟电视台有刚需,为了保持收视排名,需要播出有一线大腕儿担纲的顶级剧。”王辉指出,“一剧两星”后明显变化是“定制剧”增多,“市场风险大了,制作方和电视台沟通好了再拍。”猜想2 “剧王”挥别荧屏按去年一线卫视单集价格60万-80万来算,2015年,200万一集将成为投资的天花板,单集成本超140万的“剧王”难销售难回本,“剧王”或挥别荧屏,电视台买不起。

经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同意、民政部批准的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昨在京成立,这是我国广电行业第一个产业协会,首批138家会员是国内电视剧制作业最具实力和影响力的骨干产业。首任会长为导演尤小刚。协会成立当日发布了17条《自律公约》,其中既有对协会成员在创作上坚持正确文化导向等宏观的倡议,也有要求协会成员单位尊重编剧、导演和演职人员利益,不得故意拖欠和无理克扣薪酬等具体规定。尤小刚表示,摆在当下电视剧制作行业面前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成本不平衡,“演员片酬过高,必然导致创作支出过低。

“秘史导演”尤小刚节后正式开工,瞄准清朝第一谜案的《大清宝典》将于下月开机。昨日尤导在京接受记者专访时自爆,因为太多人使用所以放弃“秘史”之名,这次他也不打算像选西施那样选角,而是会用一些已经活跃荧屏的年轻演员,他透露整个春节假期都在家里看剧物色人选。“四大美女”秘史暂时搁置《太祖秘史》、《孝庄秘史》、《康熙秘史》、《皇太子秘史》,“秘史导演”尤小刚导演之前推出《西施秘史》之后,原本应该继续“四大美女”秘史系列,不过他坦言去年有几部戏用了“秘史”,而且网上争议颇多,“有不少记者还打电话来让我回应质疑,算了,我暂时先不用了。

这些年这些数据对电视市场的干扰极大,收视率诟病甚多,我们迫切需要建立更准确、更科学、能够符合各阶层人民审美的标准体系。”业界质疑 收视率造假有幕后“黑手”其实收视率怪相的问题已是老生常谈。就在10月29日湖南卫视在京举行的招商推介会上,湖南卫视总编室主任还“炮轰”某热播节目收视率存在问题,“湖南卫视会和央视一样选择以全国网收视作为收视标准,并不以城市网收视作为标准。虽然城市网更具商业参考价值,但近几年城市网的收视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

杨芳 百蝶 酱香

上一篇: 妮可·基德曼吐槽与阿汤哥婚姻:地狱般的洗礼

下一篇: 姜文、妮可·基德曼均获上影节“杰出贡献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快乐网 版权所有 0.15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