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藏宝图》将拍电影 故事堪称盗墓小说鼻祖


 发布时间:2020-11-29 07:36:40

电影《红高粱》拍摄时,导演张艺谋曾特地来高密种高粱,甚至因长势不好而大伤脑筋。但对于电视剧来说,9月份的高密胶河正是最适合拍摄的时候。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高密的莫言故居也成为游客摩肩接踵竞相游览的地方,为了更好的突出“东北乡”风情红高粱,高密早已开始大量种植高粱。“目前,胶

对于如《中国好声音》这类音乐类选秀节目,金铁霖表示,“希望他们的声音更好,歌更好,大家都喜欢看他们唱。”报到style惜字如金型莫言:带一箱书来报到在全国媒体的“围攻”下,文艺界也依然有很多惜字如金的“大腕”,如全国政协委员莫言,在昨日就“人如其名”。和多数轻装上阵的委员不同,莫言报到时提着一个小箱子。记者问他“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莫言非常简单地回答:“书。”至于媒体的“今年的提案是什么”等其他提问,莫言均保持沉默,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快步走进了电梯。

2003年,《买办之家》后,周迅再没演过电视剧。根据中国首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同名小说改编,由著名导演郑晓龙担任执导,编剧赵冬苓担任剧本改编的电视剧《红高粱》即将搬上荧屏的消息发布以来,剧中女主角的扮演者最终花落谁家,一直是业界纷纷猜测的焦点。近日,片方表示影星周迅将在阔别荧屏10年后,重新回归,出演这部电视剧的女一号。近日,出品投资过《金婚》、《甄嬛传》等电视剧的花儿影视公司董事长敦勇爆料:电视剧版《红高粱》正式敲定由周迅“挑大梁”出演剧中灵魂角色“九儿”,这将是她阔别荧屏10年后首度接演电视剧。

因此,剧版《红高粱》一公布女主角人选,便有不少人担心娇小的周迅灵气有余野性不足。对此,该剧总编剧赵冬苓接受采访时表示,电视剧以九儿的成长为主线,讲述了九儿和余占鳌以及县长朱豪三等人用他们的生命共同谱写的一段关于爱与恨、野心和意志、征服与被征服的传奇故事。赵冬苓说:“我特别注意到,莫言先生在后记里说到他对男女爱情的理解,其实既是爱又是恨。我们把九儿和余占鳌写成了一个男人和女人的战争,同时把九儿的故事往前延伸了一段。

相去张艺谋电影《红高粱》27载,没人敢触碰莫言笔下的这片血红炙土。若不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光环使然,想必郑晓龙不会去冒这个险,远离电视剧十余载的周公子也不会。循着巩俐和姜文的轨迹寻找九儿和余占鳌显然是种误区,因为电影和电视剧从来就是脾气秉性不同的表兄弟。电影大多时候是导演艺术,电视剧更多时候取决于演员。所以剧版《红高粱》中,郑晓龙是奢华后盾,周迅才是主导全篇的戏魂。当27年后重新开启这片血色热土的深厚内存时,不论对创作者还是观众,一切必须格式化重来。

”白燕升作为中国传统戏曲在电视台的代言人,受到观众的喜爱。不过,十几个月前离开央视戏曲频道,让很多人感到突然。新书《大幕拉开》是白燕升有关人生经历、戏曲情缘的新书。就写作初衷,白燕升说:“有很多热心的观众发现在那个频道见不到我了,就多次询问我的状况,这让我感到十分温暖,但如果一个个去回复不现实,不如在书里掏心掏肺说一说。这书表面写的是我自己,其实是我对这个时代、戏曲的点滴思考。”在书中《离开央视》这一章节里,有一篇文章叫《你越出色越孤单》,“想离开的念头,十年前的2004年就隐约出现了,在不舒心不认同的环境里工作,还要报喜不报忧,放佛头顶光环,其实很虚幻。”书的结尾,白燕升称要“做回自己”,为自己的45岁人生做个小结,重新归零,轻装上路。(记者田超)。

自1981年开始文学创作以来,莫言只有3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最广为人知的是张艺谋的电影《红高粱》。2000年,张艺谋再次将莫言的中篇小说《师傅愈来愈幽默》改编成电影《幸福时光》。第3次被搬上荧屏是在2003年,这一年导演霍建起根据莫言小说《白狗秋千架》改编了电影《暖》。去年,莫言成为诺贝尔文学奖最新一位得主之后,他的作品也随之成为了影视圈的“香饽饽”。《红高粱》电视剧版权已被悬十余载,由于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今年这桩多年悬而未决的事情终于一锤定音,将于10月开机。

眼下,由郑晓龙导演的电视剧版《红高粱》正在北京、山东、浙江、东方四大卫视热播。昨日有媒体报道,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副会长王鹏举透露,《红高粱》制片方买莫言的改编版权花了1000万元,赵冬苓编剧费1000万元,郑晓龙导演费也在1000万元以上,而周迅片酬是3000万元。从目前情况看来,这钱花得还算值——四家卫视连续三天收视高歌猛进,网络播放量屡创新高,更是引起热议并好评如潮。《红高粱》剧集正式播出后,观众纷纷表示此部大剧的制作水准完全可与电影媲美,而且剧情与人物故事也显得更加饱满,是这几年最有精品意识最有诚意的国产剧。

制片人余人表示,电影定位为商业大片,目前的投资预计已经过亿,会在特效方面精心打造。他透露已有好莱坞团队参与进来,“有3家公司飞到北京来,希望能使用好莱坞的3D技术。”至于导演和主演的人选,余人说将在一个半月之后对外公布,“我个人倾向东方导演。故事是讲现代中国人的故事,用中国导演会接地气。”对于拿下《藏宝图》的拍摄权,余人表示只能用“鼻涕一把泪一把”来形容,“莫言获奖后,我们想见一面都很难。好在福建电影厂和莫言有情分,他的《红高粱》和福建电影厂也有渊源(《红高粱》改编成电影剧本,稿子由时任福建电影制片厂厂长的陈剑雨执笔)。

坡村 高岩 伊份

上一篇: 霍思燕带子拍戏 坦言:雷佳音总逗我孩子喊他爸

下一篇: 评论:《后会无期》岂能扣上“文艺”的帽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快乐网 版权所有 0.15167